来自 娱乐 2019-07-12 09:21 的文章

陈爱莲:67载艺路屡为人先

7月6日,陈爱莲率领学校师生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一座剧院内上演舞剧《红楼梦》。
这一天,距离她的80岁生日还有4个来月。记者 方非摄

  《音乐舞蹈园地花繁叶茂硕果累累》,这是1959年9月12日《北京日报》刊登的一篇报道。其中提到,一批形式、风格、题材多样的音乐舞蹈节目将在国庆前后出现在首都舞台上。其时,正值后来被称为“17年文艺”的发展黄金期,文艺领域佳作频现、人才辈出。在这篇报道中,与郭兰英、李光羲等声名鹊起的青年艺术家并列的,是一位刚从北京舞蹈学校民族舞剧科毕业的学生——陈爱莲和她的节目《春江花月夜》。

  半个多世纪过去,陈爱莲已是中国民族舞蹈泰斗级人物。忆往事,她说,那篇报道提及的事情,是她职业舞蹈生涯成功的起点。

  兼容并蓄的舞者

  戏曲和芭蕾共同打下宽厚基础

  “《春江花月夜》其实一开始不是我跳,我是孤儿,无家可回,整天在学校呆着,阴差阳错……”忆起当初,如今年届八旬的陈爱莲深感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否则别说跳舞,就连生活会变成什么样都难说。

  陈爱莲本是上海一户小康之家的女儿,可10岁那年父母双双病故,她和妹妹被辗转送入上海一心教养院。1952年,13岁的陈爱莲和妹妹二人被北京来的老师招入新组建的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1954年,北京舞蹈学校成立,陈爱莲又成了第一批学生中的一员。

  “我们一共排了8组,有8位主演,我个子不高,被排在最后。有一次外宾来学校观摩表演课,要看《春江花月夜》,当时只有我在学校里,就上场了。”陈爱莲说,之所以能临时上阵而一举成功,得益于那几年浸润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

  “新中国成立之初,以欧阳予倩为首的艺术大家,开启了对于是否要建立中国古典舞的热烈讨论。中国的古代舞蹈其实已有断层,从宋代开始纯舞蹈逐渐削弱,融入到了戏曲中。所以我们首先就从戏曲中学习。”陈爱莲回忆,当时学校请来昆曲、京剧和一些优秀地方剧种的艺术家给大家上课。“课程内容既有耗腿、练腰、前桥、虎跳、圆场等基本功训练,也学习《三岔口》《拾玉镯》等经典剧目。”再加上此前在中央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团学员班的一年多时间里,陈爱莲常去剧团里偷师学习《千里送京娘》《林冲夜奔》《陆游与唐婉》等剧目排练,从而获得了丰厚的传统文化滋养。

  “在舞蹈学校的前4年,我们不分芭蕾科还是民族科,大家都要学习中国古典舞、中国民族民间舞、芭蕾舞、外国代表性民间舞,打下了非常宽厚的基础。使得我们在后来面对许多角色时,都有能力驾驭。”同样在1959年,陈爱莲在毕业之后不久主演了她艺术生涯中的第一部舞剧《鱼美人》,一举成名。

  《鱼美人》是新中国成立之初芭蕾民族化的一次勇敢尝试。从编导团队就可以看出它的与众不同。苏联专家古雪夫担任总导演,京剧科班出身的栗承廉,民间舞出身的李承祥、王世琦共同协助编导。“群舞演员都不必穿足尖鞋,但主演都要穿足尖鞋,主演的动作也是芭蕾化的。”陈爱莲说,她在剧中分饰鱼美人和蛇两个角色,后者的舞蹈还融入了埃及舞蹈和印度舞蹈风格。1961年11月11日《北京日报》刊登《繁荣舞蹈创作 提高艺术水平》一文,陈爱莲现身说法,讲道:“为了刻画蛇的性格,我参考戏剧演员的表演手法,用平躺着身体、突然弹射而起向猎人伸手的动作,比较成功地表达出蛇遭到猎人拒绝后的那种绝望、烦恼但又不甘心的复杂感情。”后来,《蛇舞》常常被从整部舞剧中单独拿出来表演,还参加比赛,成为经典舞段。陈爱莲感叹,若非有学校里中西合璧的舞蹈训练,又怎能胜任这样复杂的角色!

  “吃螃蟹”的下海者

  首开个人专场 首创个人舞团

  和许多艺术家一样,“文革”十年是陈爱莲非常不愿回忆的一段往事,她在这十年中不仅耗费了青年舞蹈演员宝贵的光阴,也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北京舞蹈学院青年教师杨宗光。1975年,全国文艺调演恢复,36岁的她重新练起空翻等高难动作,自编自导了《敌后交通员》,表达自己对舞蹈艺术的初心。

  后来,陈爱莲更不断琢磨出新花样,屡屡“吃螃蟹”。

  1987年8月4日《北京日报》曾刊出一幅画家赵士英画的速写,名为《陈爱莲舞蹈晚会》。其实早在1980年11月10日,陈爱莲就已开全国先河,第一个办了个人舞蹈专场晚会。那晚,天桥剧场内,1小时40分钟的演出,陈爱莲跳了古典舞《春江花月夜》、民间舞《水》、现代舞《梦归》、吉卜赛舞《流浪者之歌》,甚至还有芭蕾舞《天鹅之死》等,一共10个节目。“演完大幕一拉上我就哭了,是累哭的。”陈爱莲说,那一年她已经41岁,从体力上来讲能胜任这样的晚会已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