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7-12 08:13 的文章

外资进驻国内影院,可激发“鲇鱼效应”

  2004年12月6日,上海永华电影城永乐华纳。 图/视觉中国

  早年的南京华纳影城。图/视觉中国

  中国香港投资为主体的百老汇影城。

  韩国投资为主体的CGV影城,后转为港资。

  中国香港投资为主体的英皇电影城。

  6月3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条目数量由48条减至40条,其中在文化领域“电影院、经营需由中方控股”在新版中被删除。这也就意味着,外资在中国内地成立影院可以以合资、独资等形式合作,不再受持股比例上的限制,有了更多的自主权。据悉,该政策自2019年7月30日起正式施行。

  据灯塔专业版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影院数量达到10707个,银幕数达到63572块,同比增长速度放缓。再加上今年上半年内地影市在平均票价提高10%的同时,票房、观影人次却在近9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内地影院生存面临危机。这时候,海外资本想要进驻中国影院,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存在很高风险。新京报记者梳理了这十多年来,海外公司在中国成立影院的历史背景,并采访了相关院线人士及政策上的专家,聊了聊政策的发布对于中国影院未来布局的影响。

  采写

  新京报记者 滕朝

  原因

  与国际经济环境有间接关系

  在2018年版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中,电影制作、发行、放映领域规定,电影院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文化领域规定,文艺表演团体须由中方控股。2019年版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中,则将上述两条删除。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告诉新京报记者,之所以今年对外商投资准入放宽了限制,主要还是中国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的需求。

  放宽对外商投资的限制,是否与最近国际复杂的经济环境有关?徐洪才告诉记者,应该有一些间接关系,因为这是融入全球化的开放需要,也是中国利用国内国际两种市场、两种资源的具体体现,文化产业不可能在封闭的环境下繁荣发展起来,它也是要通过不断地跟外部世界交流,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形成良性互动,这对本身发展有利,同时也可以扩大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不仅有经济效益,更重要的也有社会效益。

  历史

  十几年前,华纳投资中国影院失败

  一直以来,外资进入中国院线都受到严格限制。这一现状直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放宽了在电影领域对外资的限制,允许外资参股中国电影院,但必须以合资形式,且持股比例不得高于49%。在这一形式的推动下,华纳成为第一家与中国内地合资建设影院的外国公司。2003年,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借助华纳出品的《黑客帝国2》在中国首映之际,与上海永乐股份公司达成合作,正式成立了永华电影城,总投资2850万元,华纳持股49%,达到了外资持股的最高比例。

  2003年9月,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第21号令,公示中外合资电影院合营外方在注册资本中的投资比例仍不得高于49%;但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西安、武汉、南京7个试点城市,合营外方在注册资本中的投资比例被允许升至75%。这一政策被视为华纳兄弟在华发展影院的一个拐点,华纳兄弟加快了在中国建设影院的步伐。2004年,华纳兄弟分别与万达集团成立华纳万达影院,与中影集团、横店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中影华纳横店影视有限公司”。华纳兄弟在中国建设影院的版图逐渐扩张,并表示未来几年内将在中国建立30余家多厅影院。

  2005年8月,文化部等五部委出台了一份新的文件,将取消试点城市外资占股75%的政策,恢复至2003年以前的49%政策。这一政策对于华纳的打击是致命性的,2005年12月底,万达将天津以及武汉影院的“WB(华纳)”字样默默换成“WD(万达)”,宣告与华纳兄弟合作的终结。华纳兄弟撤出所有对中国影院的投资项目。

  变化

  港资成为外资进内地的“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