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社会 2019-09-05 20:45 的文章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各显其能,更需因地制宜

原标题: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各显其能,更需因地制宜

  对于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来说,离中央明确提出的“2020年底基本完成在全国的全覆盖”这一时间表以及任务目标只剩下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自从2018年8月21日中央提出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这一国家战略后,各地的动作就没有停止过。经过之前的试点试行,到如今大部分省(区、市)的系统铺开,几乎每个月都有各地关于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好消息传出。

  但是,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不容忽视一样,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更应该引起重视和思考。

  现状

  探索创新的三种模式

  据最新发布的《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9年)》蓝皮书显示,各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以建设的主导权限分配为依据划分,目前的融媒体中心建设实践主要存在三种模式,分别为“省域统筹”“市域联动”“县域自主”。

  所谓“省域统筹”,即在“云端”构筑起一个预先规制、全域共享但又部分开放的技术基座,省域内各县可以在既定框架内搭建满足自身需求的子系统。目前比较成熟的案例是江西的“赣鄱云”与湖北的“长江云”。

  而据《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观察,“省域统筹”的模式在不少省份都在积极建设中,并成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中央厨房”,为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技术、平台、内容、人才等全方位的服务。如陕西的“秦岭云”、广西的“广西云”、贵州的“多彩云”、甘肃的“新甘肃云”等。

  “市域联动”作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另一种模式,主要是以北京、郑州、成都等为代表,这些城市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特点是通过资源最优配置打通信息孤岛。比如,郑州是以郑报融媒“中央厨房·新闻超市”为基础,聚集16县(市)区、开发区协同推进融媒体中心建设,探索“新闻+政务+服务+电商”的智慧运营模式。

  第三种是立足本地目标、定向融合创新的“县域自主”模式。据记者了解,浙江长兴、河南项城、甘肃玉门、江苏邳州、河北辛集等地均采取这种模式。这种模式的优势是因地制宜,有的放矢。

  以这种模式建设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基于“新闻+服务”的优势,搭建了“政务+民生+文化”服务平台,同时建立融合传播矩阵,持续推出有影响力的融合产品。如浙江长兴传媒集团旗下的“掌上长兴”客户端,除提供信息资讯外,还提供申请身份证、更换驾驶证、办理居住证等便民服务,并积极筹办小浦镇银杏节、吕山乡湖羊节等公益惠民活动;福建尤溪县融媒体中心综合运用直播、虚拟现实(VR)、短视频、H5等多种传播介质,打造“智慧尤溪”客户端,开设网上服务大厅,推进智慧城市建设;江西分宜县融媒体中心也是采用类似的思路,通过全力打造的“画屏分宜”客户端,实现“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的服务目标。

  统观全国,各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全面铺开,进程加快。多省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都按照既定的时间表稳步推进。

  定位

  既是新闻媒体也是治理主体

  虽然各地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如火如荼,但是“挂个牌,等靠要”的现象也普遍存在,甚至不少地方并没有完全认识到为何要建县级融媒体中心,对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定位更是不清楚。

  据记者了解,不少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负责人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理解为传统媒体的硬件升级换代或者中心大屏的购买与展示。事实上,在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过程中,对县级融媒体中心如何准确定位并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在建设初期必须要思考清楚的重要问题。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明品曾公开表示,县级融媒体中心是架设在大平台上的小平台,是全媒体、融媒体,主责是新闻宣传,也承担着县域综合信息服务的职责。从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试点经验来看,其功能模块应包括新闻资讯、电子政务、电子党建、智慧社区、频道频率、互动社交等。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史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近日撰文提到,应把县级融媒体中心和省级融合技术平台打造成新时代治国理政的新平台,即通过构建起“互联网+媒体+智慧政务+政府数据公开+智慧城市运营”的智能媒体新平台,利用自身的制度优势获取尽可能多的优质资源,并且把优质资源转化为治国理政的新能力和新平台。他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应具备四大功能——主流舆论阵地功能、综合服务平台功能、社区信息枢纽功能、智慧城市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