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9-08-13 11:40 的文章

重庆渝北:休闲度假胜地彰显刚柔并济的颜值

原标题:重庆渝北:休闲度假胜地 彰显刚柔并济的颜值

  碧津公园

  临空之城 山水渝北

  两江环带,三山列屏。渝北,一方山水之城,美丽之地。

  秀美的嘉陵、壮阔的长江,恰似一弯玉带环抱左右;挺拔的华蓥山、铜锣山、明月山,宛如三条翠屏纵贯南北、次列东西。

  这方富饶、神奇的土地,彰显着刚柔并济的颜值,孕育了开放包容的气质。

  它是四通八达、商贾云集的宝地。4条干线铁路、8条高速公路、7条轨道交通在这里交汇,拥有江北国际机场、火车北站两大交通枢纽,临空都市强势崛起。

  它是钟灵毓秀、人文蔚然的福地。这里走出了北宋状元冯时行、明代六朝重臣蹇义、红岩英烈王朴、武术大师赵子虬等灿若星辰的知名人物。

  它是风光旖旎、休闲度假的胜地。“统景峡猿”“华蓥雪霁”曾名列古“巴渝十二景”。麻辣鲜香的水煮鱼,口味独特,驰名中外。

  这方富饶、神奇的土地,正屹立潮头,搏击时代的改革大潮;正昂首阔步,铿锵迈向临空前沿。

  一个古镇

  浓缩六百年商贾传奇

  渝北区有着悠久的集镇文化,拥有600年历史的龙兴古镇便是一个典型代表。

  据《江北县志》记载,“元末明初已有小集市,清初设置隆兴场,因传说明建文帝曾在此一小庙避难,小庙经扩建而命名龙藏寺,民国初遂改为龙兴场”。

  即便人们赋予了龙兴古镇很多传奇色彩,但它的兴盛并非一个偶然。商贾熙熙皆为利来。与众多古镇类似,这里是一个四通八达、货物聚散的要地。

  龙兴古镇所处的位置,中间低、四周高,像一个天然的聚宝盆。在古代,以古镇为中心,5条道路通向四方,被人称为“五马归槽”的宝地。

  “龙兴古镇的兴盛在清末民初达到了一个高峰。”曾任龙兴镇文化站站长的贺柏栋说,这里的人们因商而富,也形成了纾困解难、诚实守信的商业精神。他们坚信,帮助别人就等于帮助自己;若是伤害别人,也就等同于伤害自己。

  清道光年间,发生在龙兴镇一个货担郎身上的商业浮沉的故事,就印证了这一点。

  这位年轻的货担郎名叫刘登吉,以贩卖针线为业。一天,在走街串巷的途中,刘登吉看见一位老人病倒在路边,热心肠的他毫不犹豫地将老人背回家中照料。事后,老人以十两纹银重谢了好心人。

  刘登吉以这十两纹银为本钱,在镇上开起了针线铺,后来逐渐发家,成了棉纱行业的大老板。富起来的刘登吉,在龙兴镇的中心建起了一座三开五进、占地三亩的大宅院,成为当地首富。

  财富在不断累积,刘登吉的贪念也在膨胀。他开始大肆扩张自家的土地。由于当时的荒地越来越少,购买土地又要花费大量的钱财,于是他的亲家尹道明替他想了一个“好点子”。

  按照亲家的建议,每天夜间,刘登吉都会安排人去把他们和其他家族之间的土地界碑,往别人家的方向挪动一尺,再用旧土还原。通过这种不光彩的手段,他侵占了不少别人的土地。

  原本以为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谁料,“界碑长脚”的破绽,没到一个月就被对方发现,一纸诉状把他告到了官府。

  刘登吉曾试图贿赂官府,但公道自在人心,经过长达三年的诉讼,他最终输了官司。刘登吉积攒了三十多年的财富,全部耗费在了官司诉讼和赔偿上,连房子都不得不变卖给他人,最后落得一贫如洗。

  刘登吉的所作所为令人不齿,晚年时众叛亲离,孤独终老。后来,他幡然醒悟,写下一副对联:“读圣贤书明体达用,行仁义事致远经方。”用以警示后人:纾困解难可以让家业兴旺,富贵后滋长恶行定会让人身败名裂。

  古镇,总有说不完的故事:一条为客商朋友遮风避雨的风雨廊,一座给过往旅人提供方便的驿站,一家因仗义相助而建起的“第一楼”客栈,三口救人于久旱之中的水井……

  这些掩藏在小镇里的点滴过往,历经岁月的沉淀,便成了古镇的文脉,令人多了几许读之不尽、品之不竭的韵味与厚重。

  一对母子

  变卖家产资助共产党

  “纾困解难”不是口号。这四个字是一种精神力量,注入到了渝北人的骨血里,演绎出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革命故事。

  王朴,原名王兰骏,1921年生于江北县仙桃乡(今渝北区仙桃街道)。为建立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据点,他创办莲华小学、改办莲华中学、接办志达中学,至重庆解放时,培养数百名学生,发展约700名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