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9-08-12 14:08 的文章

我国积极探索“煤气挂钩”定价模式

原标题:我国积极探索“煤气挂钩”定价模式

  气价与油价挂钩是国际惯例。但实际上,天然气替代能源并不只是石油,更强大的对手是煤炭。用清洁高效的天然气替代煤炭,是我国能源清洁化转型的一大趋势。在实际应用场景中,中国天然气需求增量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煤改气”。

  2018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第二大LNG(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中国进口天然气定价能否与煤价挂钩?业界正在积极探索更加科学、适合“中国国情”的天然气定价模式,而这一探索和突破,很可能掀起一场全球天然气定价的“风暴”。

  LNG长协定价日趋多元

  LNG定价机制能否脱离油价?面对这个提问,壳牌全球副总裁SteveHill 坦诚地说:“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答案非常复杂。”

  气价与油价挂钩的传统源于欧洲。国际市场上,LNG长协价格与国际油价挂钩几乎是约定俗成,但针对买家的不同需求,定价方式日趋灵活。今年4月,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与日本东京燃气公司签署了一份与煤价挂钩的LNG供应协议打破了市场惯例,创造了新的定价模式。

  “油价并不是天然气最佳的定价标尺,只是现在它是一个最常用的价格。”在SteveHill看来,LNG和大部分大宗商品相比,有其独特性,与大多数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在定价方式上存在差别。历史上大部分LNG合约都是和油价挂钩的,但是在买卖双方达成LNG销售合同的时候,根据市场条件,由油价来推演的公式会有很多种。

  近年来,全球性LNG供应过剩导致市场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买方市场特征日益明显。买方掌握了更大的主动权,长约LNG定价方式出现新变化,更多新型定价模式有望出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年4月日本东京燃气公司与壳牌签订的10年期LNG购买合约价格与煤价挂钩,可以使其LNG价格与煤炭价格保持联动,从而更好地规避天然气发电的成本风险。当月,另一国际能源巨头道达尔与Tellurian签署了基于东亚LNG指数定价的协议。

  专家表示,与煤价挂钩的LNG定价方式本身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如果这一方式被广泛认可和接受,有助于降低亚洲的LNG进口成本。天然气市场价格比煤价高,但比原油低;气价高,燃煤发电就会增加,气价低,燃气发电就会增加。天然气虽比煤清洁,但煤比天然气市场流动性好,在亚洲区域市场,特别是发电领域更是很多国家不可或缺的主力能源。

  很显然,近年来,随着目的地条款的松动,LNG更加广泛地在各地区间流动,有利于形成全球化市场,LNG贸易合同和定价方式日趋灵活多样。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认为,目前,现货贸易量占全球LNG总贸易量的比重由2012年的18.7%上升到26.5%,再加上短期贸易量则超过32%。参与天然气贸易的进出口国家数量逐渐增加。目前,参与LNG贸易进口和出口国分别为42个和20个,未来仍将有所增加。受上述因素影响,将推动买从追求LNG合同“短小”转向“短中长”平衡,以谋求灵活性和供应安全相统一,推动长期LNG协议定价方式也将更加多元化。

  气价挂钩煤价符合“中国国情”

  对于我国而言,探索与煤价挂钩的天然气定价方式具有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

  从能源替代趋势来看,在“蓝天保卫战”等政策驱动下,我国各地天然气发电、清洁取暖加快推进,天然气市场增量很大程度上来自“煤改气”。因此,把天然气定价与煤价挂钩联动符合“中国国情”。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编著的《中国能源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8年,我国天然气消费在能源结构中占比为7.8%,同比提升0.8个百分点;煤炭消费占比为59.0%,同比下降了1.4个百分点。

  从战略角度出发,气价与油价挂钩,对于缺油少气的中国而言极其被动。

  受地缘政治、市场投机等因素综合影响,国际油价金融属性强、波动剧烈;与之挂钩的进口天然气价格受影响较大,随之跌宕起伏。2018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71%,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43%。随着我国原油、天然气进口依存度日益攀升,且国内市场定价与国际市场联动密切,国际油气价格剧烈波动对我国实体经济的传导越来越直接,影响越来越大。在煤炭领域则不同,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作为全球煤炭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中国在国际煤炭市场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建立与煤炭价格挂钩的科学合理的天然气定价体系,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有着战略性意义。